中國電動車產業鏈商業報道全媒體平臺

首頁>企業數據>高工原創

超3億欠款逾期、造車資質生變,拜騰量產需渡“資本劫”

2019-06-28 · 來源: 高工電動車網 關注度:69537 次
分享到:
一汽夏利 拜騰汽車 一汽華利
摘要:一汽夏利透露,與拜騰汽車品牌方南京知行達成出售一汽夏利的協議后,南京知行尚有3.1億元款項逾期未支付。

沉寂許久的拜騰汽車,再露面已“深陷”資金泥潭。

6月25日,一汽夏利在回復深交所2018年報的問詢函中披露,與拜騰汽車品牌方南京知行達成出售一汽夏利的協議后,南京知行尚有3.1億元款項逾期未支付。這也從側面透露出拜騰汽車當前緊張的資金狀況。

不過,拜騰汽車方面回應稱,“與一汽夏利保持著密切溝通,會很快達成新的還款安排。”

回溯到2018年6月,拜騰汽車在投資方一汽集團的主導下,作價1元收購了一汽華利,目標直指一汽華利的“生產資質”。作為條件,拜騰汽車需支付一汽華利員工5462萬元薪酬,并為其償還8億元債務,按要求需在2019年4月30日之前償還債務的80%,即6.4億元。

顯然拜騰汽車食言了。截止目前,南京知行先后對一汽夏利支付了3.3億元債款,還有3.1億元沒有按期支付,并且9月30日是其償清一汽華利債務的最后時限。因此,一汽華利雖然已經完成了工商變更,但實際控制權依然掌握在一汽夏利的手中。

拜騰汽車被質疑出現資金困境并非空缺來風。今年4月上海車展上,拜騰汽車前董事長兼聯合創始人畢福康突然出現在商用電動汽車企業ICONIQ展臺上,并宣布出任其CEO,就引發了拜騰汽車資金困難的猜想。

雖然,拜騰汽車否認畢福康離職與資金問題有關,并強調畢福康的離開并未影響到整個團隊的發展。還進一步指出對畢福康的離開早有安排,董事會早在2019年1月已通過決議終止畢福康首席執行官職務,由其CEO兼聯合創始人戴雷接任。

顯然說服力不夠。業內紛紛表示,前董事長兼CEO會選擇離開,是因為拜騰正面臨資金問題,難以支撐在其市場擴張計劃等,這也導致公司內部關系緊張。

資料顯示,拜騰的前身FMC成立于2016年3月,起初因富士康和騰訊的加持而備受關注,不過二者相繼退出。后來,一汽集團和南京市政府給予FMC大力支持,并在南京成立南京知行,成為拜騰的實際運營公司。

image.png

拜騰汽車自成立到現在,已累計完成了3輪融資,總金額不足8億美元,這其中包括2017年8月來自蘇寧、豐盛控股、南京國資委等的2億美元A輪融資;2018年中期完成了來自一汽集團、寧德時代等的5億美元B輪融資。顯然這與已經IPO上市的蔚來汽車、融資總額達230億元的威馬汽車等造車新勢力車企相去甚遠。

不過,拜騰汽車表示,正在進行新一輪的C輪融資,規模為5億美元,預計在今年6月完成。

而有關拜騰進行C輪融資的傳言已持續半年之久,去年年末便有拜騰內部人士表示,拜騰已經啟動C輪融資,且融資進程比較順利。但離6月結束不足4天了,目前尚沒有更新的進展,拜騰的融資進度似乎陷入停滯的局面,也難怪會一再被質疑資金困難。

更殘酷的現實是,拜騰汽車償還一汽華利債務的最后時限是今年9月30日,只剩下3個月了。如果不能按時完成C輪融資,拜騰汽車很可能無法獲得一汽華利的生產資質,其新車量產也會變得遙不可及。

image.png

據悉,拜騰首款量產車M-Byte上市時間經過幾次延遲后,定在2019年第三季度首發,并在年底量產投產。目標是到2020年上半年生產1萬臺,到2021~2022年前后,拜騰的產量需要達到10萬輛的水平。

目前來看,拜騰汽車的目標有點過于“宏大”。要知道一期規劃年產15萬輛的南京工廠,在2017年9月奠基后,至今尚未完全竣工投產。而離2019年年底量產時間點不足5月,拜騰融資情況還不明了,生產資質也陡然生變,能否順利按期量產還真個未知數。

反觀蔚來汽車、小鵬汽車、威馬汽車都已紛紛開始向市場交付產品,拜騰顯然錯失很重要的窗口期,并同時面臨著極大的融資壓力。

2019年被認為是決定造車新勢力生死的關鍵一年,資本市場變得更加謹慎,融資變得更為困難,與此同時補貼大幅退坡,新勢力們爭相出產品。拜騰的未來還剩多少機會,只能留待時間檢驗。

原創申明:本文由高工電動車網原創,如轉載請標明來源“高工電動車網”,請勿隨意編摘、篡改文章標題與內容。違反上述聲明者,高工電動車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麻将来了猜猜乐在哪儿 老时时360安全 重庆时时走势图 快乐十分最牛走势图 pc蛋蛋走势图研究 杀肖方法 360老时时走势图表 甘肃11选5遗漏号 大乐透开奖规则 王中王一肖中特论坛下载 天津时时开奖记录记录